东吴政治系事件蒙尘 黄尔璇生前遗憾未还公道

作者: 时间:2020-04-26洞察最强350人已围观

东吴政治系事件蒙尘 黄尔璇生前遗憾未还公道

与民主进步党创党元老傅正过去一起在东吴大学教书,共同推动民进党组党的黄尔璇今天辞世,他生前最大遗憾是东吴大学政治系事件公道未还。

民进党创党初期有「公政会」、「编联会」两大系统。公政会由康宁祥、尤清、谢长廷、苏贞昌等实力派公职组成,主张议会路线与体制内改革;编联会则以邱义仁、洪奇昌等人为首,强调街头路线及体制外抗争。两条路线在关键时刻合流,才有后来的民进党。

黄尔璇属于公政会系统,是民进党建党 10 人秘密小组成员,曾任建党工作委员会执行长,第 1 、 2 届中央党部秘书长,中央执行委员、评议委员,也担任过第 2 、 3 、 4 届立法委员。

黄尔璇在民国 67 年进入东吴大学政冶系任教,当时校园外正值党外人士势力逐渐壮大,社会上也开始有改革的呼声,但校园内则仍然沈寂;黄尔璇引用理论分析台湾政治局势,例如分析戒严、威权体制与民主体制等政治体制,希望让学生了解台湾的真貌。

黄尔璇对现状的分析暴露出体制若干不合理处,再加上黄尔璇和党外人士的友谊,让他成为当局眼中的敏感人物。他在民国 72 年 6 月收到东吴大学解聘书,被称为东吴大学政治系事件。

离开校园的黄尔璇,没有立刻参与政治活动,他藉由和党外人士的交谊,在一旁观察。 73 年、 74 年间,他多次到日本收集政党资科,这时他已有台湾必须有反对党的想法,而在 75 年民进党组党过程中,黄尔璇确实也扮演相当重要的角色。

黄尔璇曾提到,他参加党外活动时觉得自己像希腊神话的普罗米修斯,偷天火给人类大放光明,一个学政治的,如果把其所学带给党外运动,也是一种奉献。之后在东吴,也有如把民主之火带给学生。离开东吴投入组党运动,也是把天火带给新党。这个过程,可能触犯主神之怒而罹灾难,但在所不惜。

民进党创党成员之一的邱义仁回忆,印象中,黄尔璇规划入党党证,是一小册子,因为当时草创时期,没有晶片卡,只要缴交党费就在小册子贴小印花,用印花辨识有没有交党费,让民进党起码像一个组织在运作。

民进党立委柯建铭说,黄尔璇专长公共行政,是东吴政治系教授,长期在司法及法制委员会,印象最深刻就是第 3 届最后一个会期,国会五法是重要法案,黄尔璇担任党团总召、主要协商代表,而他担任黄尔璇副手,现在国会朝野协商制度就是当时所建立,将国会议事规则法制化。

黄尔璇担任立委期间的幕僚说,黄尔璇是专业立法者,举凡地方制度法、行政中立法、公民投票法、大学法等重要法案,都是引进先进法律制度的开路先锋。虽然许多重要法案不在黄尔璇任内完成立法,但是黄尔璇坚持原则的立法精神,也赢得国民党立委的敬重。

跟随黄尔璇多年的幕僚们回忆,黄尔璇担任公职,一介不取,都用自己的立委薪水上缴党中央的责任额,坚持不对外募款,这种人格者,现在已不多见。

黄尔璇早年坚持民主开放,被东吴大学解聘事件喧腾一时,俗称东吴政治系事件或黄尔璇事件,时至今日仍然没能给黄尔璇一个公道,幕僚们说,这是黄尔璇一生最大的遗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