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吴强推社团评鉴

作者: 时间:2020-04-26洞察最强218人已围观

东吴强推社团评鉴

东吴大学将于期末办理强制性的社团评鉴制度引发社团不满,几个社团的学生前天(12月19日)晚间便在「期末社团例会」的会场门外高举海报,上头写着「反对强制评鉴、要求自主发展」强烈表达对强制评鉴制度的不满。抗议学生认为评鉴成绩太差社团须强制废社的规定违反社团自治精神。不过校方表示评鉴是为了健全社团发展,最后校方只在例会上听取学生简短的意见发表,仅表示评鉴已「箭在弦上」不愿暂缓实施。

东吴大学课外活动组是在今年「期中社团例会」向社团宣布将实施强制性的评鉴,事实上先前已经试办过三年非强制参与的社团评鉴,今年校方决定扩大办理以作为分配社团资源以及监督社团发展的标準。

大学思潮研究社的胡孟瑀同学指出,社团活动是大学教育的一环,由一群理念相同的学生共同发起经营以达自我实现之目的,所以校方理应协助社团发展并给予必要的资源,但是课外组并非学生社团的上级单位而是协助单位,无权透过强制性的评鉴来淘强汰弱甚至决定社团存废。

共同发起抗议的社会系系学会长余昌勋同学则用戒严时代的威权恶法「刑法100条」来形容校方这套评鉴机制,他也质疑校方强行推动这套评鉴制度主要是为了要争取教育部的「教学卓越计画经费」。面对外界批评抗议学生在评鉴準备开始进行的当下才跳出来时机颇为「敏感」,认为他们为何不提早向校方表达反对意见? 余昌勋语气坚定的说:「做对的事没有时间早晚的问题!」他强调,早在这次评鉴的报名期间他就在报名表上以书面向校方反应对评鉴制度的疑虑,然而课外组却置若罔闻,这样怎能说学生意见的提出时机太晚?

东吴强推社团评鉴

在「期末社团例会」中课外组特别破例让有意见的同学先发表「5分钟」的意见,接下来让与会社团干部发言表达对于评鉴的看法。不过课外组组长蔡志贤首先以「乐生抗议的常客」来介绍发言的李俊达同学,不免先给反对评鉴的同学冠上了「不理性」的大帽子。反对评鉴的学生发表完意见后再由各社团干部发表意见,不过大家意见纷歧并无一致的共识。

某位大四女同学认为反对的学生都「很会说话」,以致让大家被误导,她觉得强制评鉴并无不妥,而且她表示这是各校都在做的大势所趋。另外一位女同学认为评鉴资料是社团的「宝典」,对于社团的传承具有很大的助益。也有同学以「拿学校钱、就该给学校管」作为支持评鉴的理由。

不过反对评鉴的声音也不少,除了出面抗议的反对学生,也有社团干度认为此次评鉴由于牵涉「废社」的惩罚,所以另他们感受到生死存亡的压迫感。也有学生表示,评鉴制度中落为「丁等」下学期立即废社的罚则过重,认为应该稍加将罚则改轻一点,给予这些评鉴不佳的社团能够有个改进缺失的空间与机会。

课外组组长蔡志贤回应,学校评鉴的初衷是为了能够更公平的分配有限的资源,绝非制某些社团于死地。况且社团评鉴制度已经宣导试办了三年,今年才以强制参加的方式实施,绝非某些同学眼中突如其来的雷霆政策。蔡志贤也强调自己也是「学运世代」出身所以非常了解抗议同学的想法,但是他还是呼吁有意见应该循正常管道沟通,而不是把「立法院抗议」那一套搬到校园当中。

虽然会中同学踊跃表达意见,可是课外组依然不愿进行更进一部的讨论,只强调为求行政顺畅,将会依照既定时程推动评鉴制度。最后课外组只建议反对评鉴的学生,在下学期直接以学生会的名义在校务会议中提案修改母法「学生社团组织及活动办法」,将未参与评鉴可以废社的相关条文废除,如此便不会有目前看到的争议发生。

东吴强推社团评鉴

相关文章